银星能源(000862.CN)

银星能源三季度增收不增利:业绩波动大 资金链存风险

时间:19-11-13 22:10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新浪财经讯 近日,银星能源(000862)披露三季报,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.86亿元,同比增加9.97%;实现归母净利润0.23亿元,同比变动-68.97%;实现扣非归母净利0.27亿元,同比变动-67.67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.81亿元,同比变动-13.71%;截至2019年Q3总资产为94.40亿元,较上年度末减少3.1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26.21亿元,较上年度末增加0.90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来全社会用电量的增速下降,银星能源又处于新能源发电集中区域,所以面临着弃风弃光限电的窘境,同时为了缓解弃风限电带来的影响,加大交易电量导致平均单价下降,进而导致收入下降。

而由于新能源电费结算滞后的问题,银星能源面临流动资金短缺风险。银星能源报告披露其银行贷款较高,还本付息压力大;公司资产负债率高,融资难度较大,公司存在资金链风险。

营收波动大 增收不增利

银星能源主要从事新能源发电和新能源装备工程业务,其中:新能源发电产业主要包括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。

截至2019年6月末,建成投运装机容量145.68万千瓦,主要分布于宁夏境内及陕宁蒙边界区域的贺兰山、太阳山、牛首山、红寺堡、麻黄山、大水坑、阿拉善左旗、冯地坑、朱庄等12个风电场和孙家滩、银星一井2个光伏电站。装备工程产业主要包括风机塔筒生产、风机整装、齿轮箱检修、风电及煤炭综采设备检修、小型工程基建服务等。

从主营业务来看,银星能源收入并不稳定,2015年至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2.05亿元、14.43亿元、9.35亿元和11.95亿元(2018年发生同一控制下合并对分析不构成实质性影响,此处未对之前年度的财务数据追溯调整,下同),对应同比变动分别为-16.22%、19.70%、-35.18%和27.79%,有着明显的波动现象,从2015年和2017年两个下降年份的年度报告中可知,风资源下降、新能源发电产业持续限电、交易电价下降是主要原因。

换言之,银星能源的发电业务虽然是国家大力发展的方向,但却存在几大问题。

一是受自然天气影响大,无论是风力发电还是光伏发电都与天气息息相关,但是天气的不可控性,也会导致银星能源的经营业绩难以控制。

二是发出的电量难以消纳,导致弃风弃光限电,尤其是新能源业务受天气影响导致发电具有时段性,并不能全天候的连续发电,而用电端并不会按新能源的发电特性进行用电,所以很容易出现弃风弃光限电,进而导致发电小时数下降,有效销售电量减少等降低业绩的问题。

三是银星能源发电站所处的区域竞争激烈,供给过剩。随着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的下滑,电力需求的增长有所减缓,自2015年四季度,宁夏出现大规模的弃风弃光限电现象,新能源发电的消纳问题日益凸显。而银星能源的新能源发电项目位于宁夏、内蒙和陕西地区,属于弃风弃光限电较为严重的区域。

四是电价市场化导致的单价下降。为了缓解弃风限电带来的影响,公司通过参与电量交易,争取交易电量,但交易电价与标杆电价相比,存在不同程度的电价下降情况,若后期参与电量交易的单位不断增多,公司未来市场化交易中低电价交易部分增多,交易市场竞争将越来越激烈,交易电价下降影响将会日益凸显,将导致平均单价下降,电量销售收入将会下降。

而这也是整个新能源行业面临的问题,由于银星能源的新能源装备工程业务同样与发电业务密切相关,在发电业务问题解决之前,新能源装备工程业务同样会受到压制,进而导致银星能源的经营业绩继续大幅波动,难以进入稳定增长模式。

银星能源虽然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.86亿元,同比增加9.97%,但是归母净利润却为0.23亿元,同比大跌68.97%;扣非归母净利为0.27亿元,同比同样大跌67.67%,而增收不增利的原因,根据财务来看最主要是成本增长高于收入导致的毛利率下降,但从经营角度看,主要系本期其所属新能源发电企业利用小时数减少。

显然,无论是前几年还是今年前三季度,银星能源的经营一直存在前文分析的几大问题,并在在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之前,还将继续影响着银星能源的发展。

资金链风险不小

与收入的横向波动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由于新能源电费结算滞后的问题,银星能源的应收账款却在高速增长。

数据来源:同花顺iFinD

如图所示,2015年至2018年及2019年Q3银星能源的应收账款分别为2.54亿元、6.61亿元、8.33亿元、10.93亿元和14.29亿元,除2015年同比大跌49.31%外,之后分别同比增加160.35%、26.02%、 30.57%和23.43%,一直在高速增长,同期收入在2016年达到高点14.43亿元之后,之后都保持在之下水平,并且此处应收账款数据引用是报表数据,如扣除减值准备,实际账面原值将更高,由此可见新能源电费结算滞后的程度。

新能源电费结算滞后,再加上之前年度的大额举债导致近年的还本付息压力增大,从现金流情况可以明显看出,2015年至2018年及2019年Q3银星能源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分别为-2.07亿元、7.29亿元、-8.04亿元、-0.47亿元和-1.16亿元,累计净流出4.45亿元,期初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也从2015年初的5.37亿元降低到了2019年Q3的1.76亿元,2019年Q3现金占总资产比例只有1.86%。

而截至2019年Q3银星能源的短期借款+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+长期借款则高达59.92亿元,资金缺口高达58.16亿元,就算仅考虑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带息负债12.21亿元,资金缺口依然高达10.45亿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5年至2018年银星能源的财务费用分别为4.18亿元、3.57亿元、3.13亿元和3.20亿元,从利息保障来看,目前的货币资金余额如不考虑其他资金流入途径,甚至不足偿还一年的利息。

新能源电费结算滞后导致流动资金短缺,而之前的高杠杆导致还本付息压力增大,同时也增大了融资难度,在收款和融资都不畅的情况下,却面临持续“失血”,银星能源的资金链风险不小。(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逆舟)